中国大学生习惯“被安排” 快餐文化乘势而上(2)

热衷快餐文化,热闹的社团活动是否广受欢迎?在调查中,记者却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趋向,即7成大一新生积极参加社团活动,但到了大二以后,大部分学生渐渐少了参加社团活动的热情,到了研究生阶段,鲜有学生参加社团活动。

然而,提起自己上世纪80年代大学时期的社团活动,胡智锋依然有说不完的话。“我们当时对参加学校社团活动特别积极。特别是学术性活动,都是学生们自己寻找主题,邀请专家学者讲座,对某一社会现象进行热烈讨论。”

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洪成文认为大学生对社团活动积极性不高,可以从三方面来分析:第一,谁是组织者?“我们不妨通过中美两国大学社团组织的对比来看究竟。美国的大学生社团组织,可不全是学生组织。学术沾边的学生社团背后必定有德高望重的教授;体育沾边的社团必定有高薪聘请的专业教练或退役的大牌教练。如果把这些都抽空了,表面上看起来是学生社团,但是却无法提高社团的品位和质量,也就吸引不了大部分学生的兴趣了。”第二,组织什么活动?社团活动本身要精彩,不能停留在一学期组织一两场活动了事。第三,社团活动的目的与人才培养目标必须相关性。

在“你认为校园文化与学校发展之间有如下哪些关系”的选项中,有70.73%的学生选了“校园文化的发展和学校的发展是相互决定,相互影响的”。

程方平认为,学校在校园文化生活中应负起重要责任。他的理由是,对于面对生活还须磨砺和锻炼的大学生而言,学校的引导、评价和管理直接会影响高校良好学风、教风和校风的纯化。不仅高校的宗旨、校训、传统会对学生有多方面的影响,而且师生们认同的价值观、世界观、方法论等,也会在学校生活的各个方面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储朝晖呼吁大学校园文化建设要打破陈规,要鼓励多样和创新,鼓励个性和竞争。

要培养健康的大学生文化消费观,洪成文建议通过进一步强化学业规划来树立理想和目标;为社团活动配备导师、教练来提高社团活动的专业性;赋予教授指导大学生的职能,进一步强化导师、辅导员对社团的指导功能和职责。(记者 雷 柯 姚晓丹)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No Comments

Categories: 尊龙凯时手机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